難眠

[Free/水遙]《海》(短篇完結)



Zero

 

你聽得見嗎?

……?

海的聲音。

 

First

 

那些細微得幾近聽不見的低語。

那些空靈而悅耳的呢喃。

是海的聲音。

有時是單純的孩子,有時是智慧的老人。

有時是溫柔的女人,有時是強壯的男人。

包容一切又變化不定的海。

……

那是只有你才能聽見的,海的聲音。

因為你是唯一的,海的王子。

……?

我們的王子。

 

Second

 

他從容地擺尾,輕而易舉地在深海中穿梭。

海水溫柔地包圍著他,卻絲毫不構成阻力。

漆黑的深海是這麼冷,但他從不會感到寂寞。

因為他並不是一個人。

──我們的王子,你快樂嗎?

耳邊傳來海的聲音。

他啟唇,緩緩唱出天籟之聲,歌聲乘著水流傳到遙遠的海域,與海的聲音融為一體,迴盪在每個海中生靈的耳邊。

那是回應大海的海之歌。

 

Third

 

大海變幻莫測。

它憤怒時會掀起滔天巨浪,最龐大的船在它面前也不堪一擊。

黑色的海浪猶如一雙要把天空都扯下來的巨手,把人類的造物如同一張脆弱的紙般撕碎了。

木板四散在海面上,無助地浮沉。

船的主人在海浪間呼救、掙扎,最終也不敵自然的神祗,不甘地往下沉。

在絕望的死寂中,他獨自一人無力地墜落。

──人類,你注定要死於我們的懷抱裡。

海水擠壓著耳膜,疼痛中帶來奇異的聲音。

……

甚麼?

……

你是……?

在失去意識的一瞬間,他看到了一生難忘的如夢似幻的美景。

美麗的。

銀藍色的。

人魚。

 

Forth

 

人魚被困在玻璃缸裡已經三天了。

他似乎很悶悶不樂,連之前作為誘餌的青花魚也不碰一下,每天只在狹小的缸子裡游著圈子打轉。

人類很擔心人魚的身體狀況。

他走近玻璃缸,手按在玻璃壁上,憂心忡忡地注視著他的人魚。

人魚察覺到他的到來,游到他身前,學著他的樣子伸出手按在玻璃上。

白晢的手隔著玻璃與他的手重疊,好像能穿透那層透明的隔閡直接觸碰到他一般。

人類不由得感到有股熱流從指尖處開始蔓延,順著血管逆流而上,直直撞進自己的心臟。

這是他的人魚。

他嘆息,帶著幾分道不明的惆悵。

人魚一片深藍的眼眸瞅著他,眼神清澈,帶著懇求。

看得他心軟。

他定了定神,注視著他的人魚,眼裡寫滿了卑微的狂熱。

「你能說話嗎?我記得你會唱歌,我在海裡聽過一遍。」

「記得嗎?當時你救了我。」

「可以再唱歌給我聽嗎?」

……

「不可以嗎?」

人魚搖搖頭,游走了。

 

Fifth

 

人魚伏在玻璃缸的底部,一動不動。

海水在他耳畔細語安慰。

──不要緊,我們在這。

可是這裡的水被束縛著,死氣沉沉的,連聲音也格外氣若游絲。

讓他覺得自己彷彿也隨著海死去了。

──我們的王子,驕傲的王子。

海的聲音也變得悲哀起來了。

「我的人魚,你能再唱歌給我聽嗎?」

遠處傳來人類深情的呼喚。

「我愛你。」

「我愛你。」

「我愛你。」

……

愛是甚麼?人魚並不知道。

大海不會說愛。

可是他知道,人魚的歌只會唱給大海聽。

因為那是獻給大海的海之歌。

 

Sixth

 

有一天,人類去看人魚的時候,發現人魚正淹淹一息地躺在缸子底部。

他虛弱非常,銀藍色的魚尾顯得有些透明。

人類驚惶失措地抱起他,不敢用力,怕會弄痛他。

「對不起!對不起……」他哽咽地唸著。

「我立即帶你回大海……」

人類用他最快的速度朝著大海飛奔,人魚在他懷裡變得愈來愈輕,身體從魚尾開始逐漸變得透明,化成了泡沫消失在空氣中。

到他把人魚放到海裡時,人魚一半的身軀已經化作了泡沫。

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不要死去……拜託了……」

人類失聲痛哭,哭得像個孩子。

直到最後,他的人魚還是沒有跟他說話,就這樣默默地,融化在海中。

 

Seventh

 

自那天起,人類每天都會來到海邊。

前幾年是來懺悔的,到後來好像變成了一種習慣。

到他年老矣矣時,他突然領悟了。

也許他只是希望,再一次,看到那個美麗的身影。

那在絕望中把他拯救的希望。

人類混渾的眼睛默默地注視著大海,突然,一抹耀眼的銀藍色在海浪間一晃而過。

他驚訝地睜大眼,隨即滿足地笑了,然後永遠地閉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在浩瀚的深海裡,一尾人魚自由自在地暢游於海水中。

因為人魚跟大海是一體的。

所以會死於大海。

所以亦生於大海。

──我們的王子,自由的王子。

──你快樂嗎?

他靈活地擺動尾巴,唱著不屬於人世的天籟之聲。 

那是屬於大海的海之歌。

 

Fin

 
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