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[原創]《上帝的花園》6

六、

 

「……是他改變了你呢。」

「嗯,沒錯。」

我想那一定是最真切的愛情,才會讓不解人類感情的妖怪,學懂了溫柔。

想到這裡,我不禁感到些微的苦澀,以及更多的釋然。

我的旅程該繼續了,這個人的身邊並不是我應停留的地方,我的歸處在更遠的前方。

雖然過去與未來仍然一片朦朧。

我告別了木白,重新開始我的旅程。

走出喬木區後,在喬木區跟草地的邊緣,我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在用心打理盆栽。

「這是甚麼花?」我問。

「歐石南。」男人露出溫文儒雅的笑容,回答道。「是跟我的名字一樣的花。」

 

歐石南有一個秘密。

他有一個年輕的情人,是他的學生。

他的情人模樣十分俊美,身材高挑,性格熱情開朗、充滿活力。

歐石南有時候會被自卑感籠罩,畢竟他的戀人如此年輕,擁有無限的未來與可能性,而他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老師而已。

自卑的男人每天照鏡子時,都會看到一個無趣的老男人,眼角的皺紋漸增。

多麼醜。

不過他年輕的戀人似乎毫不介意,相反,那個人總喜歡細細地親吻他臉上歲月留下的痕跡,充滿愛意。

「你是我遇過最美的藝術品。」他總是一邊親吻,一邊吐露愛語。

年長的老師並沒有當真,只當作是美術系學生獨有的浪漫。

他終有一天會離他而去的,年長者心中清明如鏡。

他們並不合適,而少年的路還很長、很長。

足以讓他遇見更好的人。

 

歐石南心裡是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,只是料不到,這一天會這麼早來臨,早得教人措手不及。

他看見他的戀人在跟別人接吻,就在校園後院的花叢裡。

那片花叢……還是以前兩人還未交往時,少年種給他的。

那時候,年少輕狂的學生為了追求他的老師絞盡腦汁,還偷偷把後院的花全移走了,全換成了歐石南花。

「這是跟你的名字一樣的花。」

他還記得少年說這句話時的眼神,雙眼彷彿盛滿了星光,耀眼無比。

明明那些小巧玲瓏的粉色花朵,跟他一點也不相似。

就像這份年輕熾熱的愛情一樣,跟他一點也不相稱。

現在,在跟自己一樣名字的花的見證下,他的愛人吻了別人。

他知道,這份錯配的愛情終於要結束了。

 

那天晚上,歐石南花了很多時間平復自己的情緒,才用一副冷靜的口吻問他的同居人:「你有事要跟我說嗎?」

「嗯?沒有甚麼特別的。」

「真的?」

「沒有啊。」

說罷,他像平常一樣熱情地吻他,歐石南半推半就地被他推了上床。

可是。

這雙唇,吻過別人。

這雙手臂,擁抱過別人。

就連正在體內奔馳的器官,恐怕也進入過別人吧?

那為什麼……為什麼不放過他呢?

年輕人把他抱緊,一邊吻著他佈滿皺紋的眼角,一邊在他耳邊反覆低語。

「我愛你。」

「我愛你。」

「我愛你。」

忽然,歐石南甚麼也不想在乎了。

即使他們之間充滿謊言與欺騙。

即使這份年輕熾熱的愛情也許已經死去。

他也想擁抱它的屍體入眠。

 

之後,歐石南仍然會碰見他的戀人跟別人的曖昧行為。

那些人都是他的其他學生,甚麼約翰、尼克……多到他也記不清。

不過他們總是在一、兩星期後便消聲匿跡,他並不是個熱心的老師,就也不在意那些人的去向。

他與他的戀人,就這樣一直過下去了。

 

歐石南並不知道,他的情人也有一個秘密。

年輕氣盛的情人在用獨特的方式,小心翼翼地經營著他的愛情。

他一直努力在不被其他人察覺的情況下,清除那些試圖接近自己戀人的阻礙者。

歐石南是一種在腐殖性土壤裡生長的植物。

就如同他的愛情一樣,需要用心照料。

埋下愈多養份,便成長得……

愈美。

 

十二月二十一日,歐石南。

花語──猜疑心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