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[原創]《上帝的花園》7

七、

 

我離開歐石南,繼續前行。

不久,我到了一條花道,道路的兩旁種滿了聚成球狀的花朵,有純白、粉紅、淺藍三色,琳琅滿目,美不勝收。

順著花道走,繁花的盡頭是一小片空地,擺放了一對樸素的木質桌椅,上面坐著一名單薄蒼白的少年。

「咦?真難得有客人來呢,要一起聊天嗎?」少年揚起一個與他病弱的氣質截然不同的燦爛笑容。

「很高興認識你,我是阿蕭。」

 

阿蕭是一名普通少年。

他生於一個美滿的家庭,有一雙疼愛子女的父母、一個正直可靠的哥哥、一個調皮可愛的妹妹,還有一個自小住他隔壁的死黨。

幸福是來得如此輕易,讓人失去時措手不及。

那是一場車禍。

平凡、狗血而且沒有新意,全球平均每天便有三千人死於車禍,但對於當時人以及他的家人來說,卻是讓人難以置信的噩耗。

不知道是幸或不幸,阿蕭並非那三千人之一。

他變成了植物人。

那是一種沒有親身經歷過便難以體會的感受。

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,連顫動眼皮也做不到,可是卻保留了部分的聽覺和觸覺,能夠接收到周圍環境的訊息,卻無法對此作出哪怕一點的回應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意識的清醒反而變成一種折磨。

最初那段日子很難捱,阿蕭甚至想過是不是索性死掉會比較好,漫長的空虛有時比乾脆的死亡更難受,當清醒的靈魂被困在沉睡的軀體裡,就像一場永遠不會完的噩夢。

可是就在那時,他聽到了好友的聲音。

每天準時報到的嘮叨,訴說著日常瑣碎的無聊話語,囉嗦得讓人不堪煩擾。

他甚至出現得比病人家屬還要頻繁!

『唉…這傢伙……難道就這樣閒嗎?除了對著個沒有反應的植物人說話每天就沒有別的事幹嗎?』

腦海裡這樣抱怨著,阿蕭卻暗自喜在心頭。

真好。

沒有被人拋棄,真好。

雖然不想承認,但好友每天的探望其實給了他很大的支持,甚至成為了他的精神支柱,讓他保持活著的希望。

『一定要撐下去啊,阿蕭。』他對自己說。

因為有個人在等他,等他回到他的身邊,跟他一起上學翹課,打籃球玩遊戲機,陪著他過瑣碎平凡卻幸福的日常生活。

所以,一定要撐下去啊。

 

可是阿蕭的病情卻一直沒有好轉。

那每天在耳邊嘮叨的嗓音逐漸變得低沉,語調也日漸成熟起來。那傢伙已經考完高考在讀大學了,而且還意外地勤奮學習。

據說是因為自己不在太無聊了,就稍微認真起來。

嘖,臭美。

學習好也沒有甚麼大不了的,如果自己還醒著,一定會比他更厲害,而且還要比他把更多的漂亮妹子!

誰叫自己長得比較帥。

「阿蕭……」耳邊的聲音突然變得幹澀。「快醒來吧……我想你了……」

「我真的很想你……」

「告訴你一個秘密吧,我一直也……喜歡你。」

「所以你一定要快些醒來啊,不然我就去喜歡別人了……」

「……嘖、我開玩笑的啦!我怎可能…怎可能喜歡上其他人呢……我啊……可是從小就喜歡你了……」

「阿蕭……」

「快醒來看著我啊……」

有甚麼滾燙的液體,落在冰冷的臉上。

燙得他心臟也快要灼傷了。

『你啊,怎麼就這樣蠢,喜歡誰不好,偏偏去喜歡一個植物人。』

他就算想答應,也說不出來啊。

真傻。

 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那人也變得愈來愈忙,但依然每天抽時間去見他。

阿蕭仍然保持著年輕的模樣,日復一日閉著眼躺在病床上,感受著好友在時光中愈發蛻變。

唯獨他對自己的感情依舊。

可是阿蕭情願他不愛他了。

愛一個沉睡的人太痛苦了,他永遠無法給他回應,哪怕是一個輕柔的吻,哪怕是一句簡單的我愛你,也沒辦法表達出來。

他亦無法陪伴他面對生命裡的喜悅與苦難,無法跟他一起成長,無法牽著他的手一起老去。

他的時間永遠凝結在年輕時的車禍裡,而對方的人生仍在繼續。

他不想再拉住對方停留在原地了,他想他繼續前進。

他曾給過自己活著的希望,阿蕭想把這份希望還給他。

連同他的愛一起。

活下去。

我的摯友啊……

活下去。

 

一月一日,繡球花。

花語──希望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