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[Free/真遙]《遙》(短篇完結)

OOC注意。


是夜,深冬。

漫天風雪中,一個小孩在雪地中艱難踱步。

他年紀頗小,看起來不過六、七歲大,而積雪厚,深至他的腰部,讓他看起來似在雪中掙扎更似在前進。

寒風呼嘯,吹走了小孩頭上那頂破舊的帽子,把他的耳朵凍得通紅。

 

要不行了。

小孩心裡想。

已經走不動了。

寒冷就像一首安眠曲,催促人們沉睡在它冰冷的懷抱,把人世間的苦難全部拋棄。

眼皮突然變得無比沉重,不住地往下掉。

在徹底閉上眼睛前的瞬間,一個身影在眼前一晃而過。

一個湛藍色的身影。

他好像忽然有了清醒的力氣,睜大眼睛注視著那人。

黑髮的青年在這種天氣卻穿了一身輕盈的藍色華衣,衣袂飄飄,漂亮非常,讓人不禁聯想到傳說中的妖魅。

惑人心,噬人魂。

青年走近了些,讓他看到他深邃的雙眼。

那雙眼是深藍色的,教人沉溺進去的深藍色。

小孩沒有看過海,但他想那一定就是大海的顏色了吧。

如此深,彷彿裡面藏著另一個世界。

 

男子來到他跟前,輕聲問道: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

「我是個孤兒,沒有名字。」

「那你就叫真琴吧。」

真琴抬起頭,男子溫柔的目光落在他的眼眸裡。

「我的名字,是遙。」

「遙?」

「是遙遠的意思。」

男子的話語,帶著悠遠流長的韻味。

彷如回憶。

 

在很久以前,人類男子給妖怪取了一個名字。

遙。

有了這個名字,你便可以自由地到遙遠的地方去了。

他曾不可置否。

我不需要人類取的名字。

他說。

直到很久以後,遙才明白這個名字的另一個意義。

它代表了他能在漫長的時間裡,尋找那個失去的人。

在遙遠的時光裡。

流浪。

直到再次相遇。

「真琴,我找到你了。」

他緊緊地擁抱他,給了他一個名字。

一如他所做過的。


评论(2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