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[原創]《上帝的花園》9

九、

 

「我從前就是被執念迷了眼,才誤解了他,最後至死都未能再見他一面。」

即使說著遺憾的話語,明台的眼眸仍然一片清明,讓我的心靈也隨之平靜下來。

「但我相信款冬一定會原諒你的,他就是這樣的人。」我對他說。

「沒錯。」明台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。「雖然我們生前不能相見,但死後卻一同到了此地,他就住山頭的另一邊。」

我驚訝極了,決定要去拜訪一下他,於是便向明台告別。

 

不料山裡竟然起了霧,我走著走著,不知不覺間便迷了路。

當我正感到困擾時,一間被灌木叢圍繞的小木屋出現在我眼前。

我走上前去,輕輕叩門:「有人在嗎?」

「噢!」一個身穿白色袍子的男人打開門,打量了我一下後,露出一個友好的笑容。「請進。」

「這裡很少有訪客呢,地方簡陋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」他親切地招呼我坐下。「紅茶可以嗎?」

「喔,謝謝。」我接過茶杯,好奇地問:「我還以為這裡沒有食物和飲料?」

「這裡有很多植物,可以作為食材。」他笑著回答道。「只是沒有充飢的作用,因為我們並不會感到飢餓,但這無損它們的味道,不是嗎?」

我贊同地點頭,低頭嚐了嚐芳香的紅茶。

十分美味。

「對了,我還未知道你的名字?」我問道。

「噢,名字……多麼懷舊的說法。」男人感嘆道。

我疑惑地看著他。

意識到我的不解,他接著解釋說:「在我活著的年代並沒有名字的說法,我們只有編號。」

「編號?」

「是的,我的編號是K3037C5-0251。」

 

那是一個信仰死去的時代。

科技與理智主宰了人類的一切,自然生育被法律禁止,新一代統一由政府人工製造及培育,人類從此沒有名字,只有編號。

基因決定了每個人擅長的領域和能力的上限,這些全都寫在他們的編號上,一個人的一生從開始便已經被注定。

一切遵從崇高的理智──這是憲法的第一條。

 

而K3037C5-0251是一名怪胎。

他是一個虔誠的信徒,信仰著一個由遠古時期的無知愚民幻想出來的神明,每天狂熱地對著那虛無縹緲的存在祈禱,甚至稱自己為牧師。

多麼可笑,一個除了自身沒有其他信徒的牧師。

即使再聲嘶力竭的禱告,不存在的神明也不會給予回應。

也許那些信奉理智的人們永遠不會相信,在另一個無處不在的國度裡,有不能被證明的事物存在。

看不見,聽不見,觸不到。

卻在這裡。

就在這裡。

 

他獨自一人在地上行走,以為自己是孤獨的,直到他遇見了另一人。

一名信徒。

他是如此驚喜萬分,即使這名信徒所信奉的神與他不一樣,但他們同樣是在這個死寂的時代裡擁有信仰的靈魂。

他每天虔誠地向自己的神禱告,那人則每個月謙卑地為他的神獻上祭品。

他們就像黑夜裡僅餘的兩盞明燈,只能擁抱彼此的光芒。

於是他開始協助那人準備祭品。

利用他和善的面孔與甜蜜的話語,引誘那些罪孽深重的羔羊走上幽暗的祭壇,然後由他的同伴親手終結牠們可悲的生命,作為獻給神靈的神聖祭品。

他曾無數次在旁觀看整個儀式,過程優雅彷如藝術。

那人從來不屑使用那些簡便卻泛濫的高科技武器,而是用現今已經無人通曉的利刃,銀光俐落一閃,便會在肉體上烙下美麗的血色刻痕,猶如世上最繁複的禱文。

美如詩,美如畫。

 

『上帝啊……

我把染血的荊棘戴在頭上,

我讓灼燒的大地刺破赤足,

只求您庇佑我,

與這個撒旦的信徒。』

 

一月十六日,紅色野蕁麻花。

花語──獻身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