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《上帝的花園》10

十、

 

身穿白袍的男人作出恭順的神情,虔敬地頌著禱文,卻讓我懼怕得渾身發冷。

「我想我該離開了……」我試圖強作鎮定地說,但我知道自己的聲音正顫抖著。

「迷霧還沒有散去,現在離去可是……」男人微笑著靠近,俯身在我耳畔低語:「很危險的。」

我一抖,下意識想跳開,手腳卻不聽大腦使喚,竟然「呯」的一聲倒在地上。

「該死的,那杯紅茶……」想明白了一切,我不禁咒罵道。

他不置可否地笑了,掃開桌子上的東西,把我抬起放在上面。

我這時才發現那圓型的木桌上刻滿了奇異的線條與符號,彷如一座祭台。

「我真高興你的到來,男孩。」男人的瞳孔閃耀著喜悅的光彩。「你會是一份久違的禮物。」

我憤怒又恐懼地瞪著他。

他打開通往另一房間的門,從這裡可以看到房間的一部分。那似乎是一間睡房,一個黑髮男人在床上沉睡著,他的輪廓很深,帶著一股冷酷的氣質。

「多麼可惜……」白袍男子發出遺憾的嘆息。「這個沉悶的地方太不適合他了,這裡的人都是死人,就算把他們殺掉不久之後便會復原,根本不能作為獻祭的祭品。」

「於是他選擇了沉睡,再沒有醒過來。」他執起男人一縷漆黑如夜的髮絲,溫柔地低頭親吻。「我想你了……」

 

死亡是甚麼?

是在濕潤的泥土下悄悄腐爛的屍體?還是被烈火燃燒殆盡的蒼涼枯骨?

不,真正的死亡是──

人們活著,卻如同行屍走肉。

這就是他的時代。

死人的時代。

 

在無數個冰冷的夜裡,他因為恐懼而久久不能入眠。

他不能從每次呼吸中感覺到活著的實感,這彷彿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疾病,讓他夜夜夜不能寐,唯恐自己會在甘甜的夢中停止心跳。

恐懼、痛苦、迷茫、疑惑……

他看著走在街道上的路人,就如同看到一具具行走著的屍體。

活著是甚麼?

跟死亡有甚麼區別?

他們是活著的嗎?

自己又是活著的嗎?

直到一個美好的黃昏,他親手剖開某個人的肚子,溫熱的紅色液體源源不絕地從人體流出,猶如世上最美妙的樂曲,洗滌他沉重的靈魂。

如獲新生。

他終於知曉生命的所在。

 

『讓我用死亡,把你從死亡中解放出來吧。』

他勾起甜蜜的笑容,雙瞳裡滿是真切的喜悅。

『讚美主。』

 

一月二十日,野蕁麻花。

花語──殘酷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