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《上帝的花園》12

十二、

 

「有時我會想,這一切皆是報應。」款冬沉重地嘆一口氣。「當初我對魔教所造的殺孽,以祿逸的背叛回報在我身上。」

我連忙對他說:「那些魔教中人都是惡人,你殺了他們反而救了不少人,這便算功過相抵了,更何況你還救了明台?你不應該如此自責的。」

款冬開懷地笑了,說道:「你可是跟明台學了不少,他也是如此開解我的。」

我呆呆地看著他的笑容。

說罷,他又歛了笑,徐徐地說:「你這趟旅途可少不了遇到危險,你又不會武功,恐怕難以自保。」他遞給我一支短小的木笛。「這是我給你的木笛,吹響它,我便會前來迎救。」

我仍沒能從他的笑容中回個神來,只是無意識地接過木笛,好一會兒才發現自己的失態,連忙紅著臉向他道謝,然後落荒而逃。

 

我一口氣跑出老遠,最終在一個樹林裡停了下來。

這個樹林透著一種寧靜的氛圍,彷彿連陽光也是安靜的。我在林間悠閒地慢步,忽然聽到隱約的歌聲。

我沿著歌聲走,穿過層層樹木,看到了一個小男孩。他哼著歌,一動不動坐在地上,周圍長著奇怪的、形狀像鹿的舌頭的草。

我猶豫了一會,走近他,問道:「你沒事吧?」

男孩停下了歌聲,歪頭看著我,似乎對我的話感到不解。

我換了個問題:「你叫甚麼名字?」

「山谷鳴。」

「你在這裡做甚麼?」

「待機。」

「甚麼?」

「鳴,沒有了主人,待機。」

他平靜而理所當然的樣子讓我想起了另一個認識的男孩──容容。

按捺著複雜的心情,我對他循循善誘道:「鳴,你是一個人,一個人不應該有主人。」

他搖搖頭,回應道:「鳴,不是人類,是機器人。」

 

父母對孩子的愛是世上最偉大的感情。

至少它應當如是。

山谷博士是一名偉大的科學家,他創造了無數推動人類進步的發明,亦拯救了無數的人。

但是他卻救不了自己的孩子。

於是某一天,傷心欲絕的科學家製造了一個跟他的兒子長得一模一樣的機器人,來填補他內心的空洞。

當那孩子睜開清澈的眼睛看著他時,科學家激動得紅了眼眶,他緊緊擁抱著久違的寶物,哽咽道:「鳴,我的孩子……」

小機器人僵住了身子,不能理解這種親密的身體接觸。

「這是甚麼?」

「這是擁抱,是想念時會做的動作。」

「想念?」

「想念即是想見到某個人的意思。」

「鳴,不理解。」

父親溫柔地笑了。

「等你長大後便會明白了。」

孩子仍然感到疑惑。

「鳴,不是人類,是機器人,不會長大。」

 

科學家耐心地與失而復得的孩子相處,教導他如何像人類一樣生活,但山谷鳴依然堅持自己是個機器人。

父親用餐時,他便去充電。

父親睡覺時,他便在一旁待機。

「鳴,不是人類,不睡覺,待機。」

博士沉默良久,最終還是妥協。

「那你可以在我睡著時唱歌給我聽嗎?」他問。

孩子點點頭。

科學家微笑著,輕輕親吻機器人的額頭。

「這是甚麼?」

「這是親吻,是感謝時會做的動作。」

「感謝?」

「即是有人做了讓你高興的事,想回報對方的心情。」

孩子想了想,把他柔軟的雙唇貼上父親的額頭。

「這是親吻。」

機器人的皮膚沒有溫度,卻讓人類的心融化成一汪池水,連說話的聲音也變得溫柔得能滴出水來。

「晚安,鳴。」

「晚安,父親。」

 

日子一天一天過去,機器人與死去的兒子的身影在博士的心中逐漸分開,成為兩個獨立的個體。

人類的兒子已經死去了,他早已無法挽回。

而這個擁有相同樣貌的孩子,是一個聰明卻不理解人類感情的機器人。

是他現在的兒子。

獨一無二。

科學家希望山谷鳴能夠學懂人類的心,這樣他便能告訴那孩子,他的父親很愛他,比世上任何事物也要愛他。

可是聰明的科學家忘了,自己並沒有那麼長的時間。

離別的時刻來得如此快……

他甚至還沒來得及告訴他甚麼是死亡。

 

山谷鳴以為他的父親睡著了。

於是他給他掖了被子,然後按照約定坐在旁邊為他唱歌。

山谷鳴一直唱、一直唱,可是父親還沒有醒來。

『父親這一覺睡得真久啊。』他想。

『他一定是太累了,就讓他多睡會兒吧。』

於是他繼續唱、繼續唱……

孤單的音符在空氣中搖晃,父親仍然沒有醒來。

空靈的歌聲漸漸沉寂下來,山谷鳴低著頭,一言不發。

良久,機器人伸出雙臂,環繞著人類冰冷僵硬的身體,然後緩緩收緊。

這是擁抱。

「父親,我想念你了……」

他眨眼,卻甚麼也沒有落下來。

維持著擁抱的姿勢,山谷鳴又重新唱起歌來。

因為機器人永遠不知疲倦,聲音亦不會沙啞。

所以他還能一直唱下去……

直到父親再次醒來那一天。

 

一月三十一日,山谷鳴。

花語──安慰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