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《上帝的花園》13

十三、

 

我閉上眼睛,把眼眶裏的淚意逼回去:「鳴,你雖然是個機器人,但你有人類的心和靈魂。」

「心?靈魂?」

「對,你有人類的感情,會快樂、會悲傷、會想念……這証明了你有一顆人類的心。至於靈魂,你現在在這裡不就是證據嗎?」

「這裡並非現實世界,而是死後靈魂所去的地方,你在這裡,不就証明了你擁有靈魂嗎?」

「鳴,不是機器人,是人類?」

「沒錯,所以你不需要待機,也不需要一個主人,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做任何事。」

「你是自由的。」

「鳴,是人類……做想做的事……」

「鳴……想找……父親……」

「鳴……想找父親!」

山谷鳴的雙眼綻放出燦爛的神彩。

「你說得對,我要自己去找父親!」他跳起來,踮起腳尖親了我的額頭一下。「感謝你。」

看著眼前的孩子的笑容,我感到內心的陰霾也彷彿被驅散了。

「你一定會找到你的父親的。」

「嗯,一定。」

 

穿過樹林之後,一座漂亮的庭園座落在我的跟前,庭園的入口有一道金色的拱門,上面雕刻了某種我不認識的文字,華麗而神秘。

「致偉大的王。」突然,一把悅耳的聲音打斷了我的猜想。「是這段文字的意思。」

兩名男子從庭園裡走上前來,站得靠前的男人正是剛才說話的人,他是一名長相十分俊美的金髮青年,穿著華美的長袍,似乎身分尊貴非常。緊跟在他身後的青年頂著一頭凌亂的灰髮,身材高大健碩,卻低著頭作出一副卑微的姿態。

「這裡是歷史上偉大的王的所在地,我代表眾王歡迎你的到來,特別的客人。」金髮青年開口說。「你可稱我為月王。」

雖然我失去了記憶,但我相信自己從未見過一名王族,更何況是像這樣直接對話?我不知所措地躬身,胡亂行了個禮。

月王毫不在意我的失禮,隨手一揮,說:「隨我來吧。」

庭園裡景色優美,植物都被細心修剪成精心設計的姿態,一絲不苟地互相配合著,哪怕是摘下一片葉,都怕會破壞這件藝術品。

月王帶領我來到了一棵十多米高的月桂樹下,月桂樹散發著微妙的香氣,與金髮青年身上的氣味很相像。

他輕輕撫摸黑色的樹幹,說道:「月桂樹是我的家族的象徵,它代表勝利。」

 

在沒有燈火的夜裡,你抬頭望向漆黑的夜空,第一眼會看見甚麼?

月亮。

再深沉的黑暗也無法掩蓋它的光芒,它是上帝放在黑夜裡的明燈,照耀世人的方向。

 

當月王仍是一名無知少年時,他曾十分崇拜他的老師萊佛士亞。萊佛士亞是他父王的兄弟,因為天生容貌醜陋而被人厭惡,終日待在地下室裡不能示人。

但年少的他並不在乎老師的容貌,他被萊佛士亞的智慧所折服,毫不猶豫地給予仰慕和信任。

後來父王過世時,他甚至想讓他的老師繼位,在王子眼中,萊佛士亞遠比自己更有資格成為國王。

但他最尊敬的老師卻要自己繼位,甚至還為此走出陽光下,承受眾人的目光,只為讓他成為一個偉大的王。

他又怎能讓他的老師失望?

 

萊佛士亞就像他的月亮,一直照亮他的道路,只要抬頭注視著老師,自己便能找到前進的方向。

但原來一切都是假的。

他的老師並不如年輕的君主想像中美好,為了讓少年早日繼承王位,竟然殺了前任國王。

在醜陋的外貌底下,是一顆同樣卑劣的心。

他曾以為月亮是黑夜中最明亮的光,卻沒想到原來它只是披著太陽的光芒,那些他曾經看不起的細碎星辰,才是自己發亮的存在。

月亮投下美麗的幻影,彷如美夢,但若你追隨它而去,只會迷失方向,唯獨遙遠的星辰,卻亙古不變地堅守它的位置。

萊佛士亞的形象之所以如此高大,是因為自己把理想投射在他身上,但他並不是自己的理想,他亦不該是。

他自己才是。

終於,月王明白了自己的責任和使命。

月桂樹是王室的象徵,它代表勝利,從他戴上桂冠的那一刻起,他已為王。

新生的君王把前任親王放逐,注視著自己的老師被趕出國境,沒有絲毫留戀。

初生的晨曦落在他眼裡,反射出堅定的光芒。

他會成為史上最偉大的王,建立一個最強盛的國家。

這就是對那個人最好的回報。

 

二月一日,月桂樹。

花語──驕傲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