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《上帝的花園》14

十四、

 

「不行正義的王永遠無法獲得臣民的忠誠,通往榮耀的道路必然是光明坦蕩的。」月王微微昂首,白晢的頸項拉出優雅的弧度,高傲卻讓人折服。

「接下來的旅程,就由我的僕人來為你領路吧。」

「遵命,陛下。」灰髮男子從陰影處步出,很自然地替他的國王整理衣領,然後才走到我面前,輕輕施禮:「這邊請。」

男人一直很沉默,我試圖向他搭話:「我之前見過萊佛士亞,雖然他跟月王陛下理念不同,但看得出來他對陛下十分在乎。」

「萊佛士亞是一個很聰明的人。」他篤定地說,言語中透露出對對方的欣賞。

我因為他自信的模樣而一愣。

他突然停下腳步,佇立在一片藍色花海裡,身姿挺拔好看,一雙湛藍的眼睛就像身後的天空一樣廣闊。

男人笑著說:「這裡是歷代王者的庭園,可是陛下從來沒有懷疑過,為什麼我也會出現在這裡。」

 

有這麼一個傳說,父親傳兒子,母親傳女兒,代代相傳,與血脈一同流淌。

「我們的祖先是美麗的雅辛托斯,太陽神跟西風神也迷戀他。但是雅辛托斯選擇了太陽神,於是西風神使計殺死了他。

太陽神很內疚,他說:『我要為你刻上愛的痕跡。』於是雅辛托斯的血裏生出了花朵,花瓣上有深色的花紋,那便是太陽神留下的烙印。

我們是美麗的雅辛托斯的後裔。

我們的血裡留著太陽神的烙印。」

 

聽到這個故事後,他笑了。

他們的身上確實留著烙印,卻並不是愛的痕跡,而是奴隸的烙印。

自從雅辛托斯族輸掉了百年前的戰爭起,他們便世代為奴,如同牲畜般活著。

他沒有父親,如同很多雅辛托斯族的孩子一樣,他是一場強暴送給他母親的贈品。

他的母親是一名美麗又溫柔的女人,如果不是生為奴隸,她會嫁給一個好丈夫,然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。可是她現在卻睡在豬欄裡,受盡疾病的折磨。

母親死的時候,嘴裡仍喃喃哼唱著族裡的歌謠。

「美麗的雅辛托斯啊……你終將自由……」

她無神的雙眸注視著天空,彷彿要掙脫這個可怕的世界,飛到遙遠的雲端上去。

 

失去了母親後,他便跟另一個族人的孩子相依為命。

如同他們的先祖一樣,雅辛托斯族的美貌總是為他們帶來傷害與屈辱,給予殘暴的主人合理的藉口,在幽暗的夜裡潛入奴隸的房間,將自己污穢的欲望發洩在他們的身體裡。

鮮紅的血液從好友的兩腿之間流出來,就像一條源源不斷的溪流,然後積在一起,變成了暗褐色的沼澤。而承受這些的人沒有呼痛,一名奴隸早該習慣痛苦。

他跑到街上,哀求傲慢的主人施恩讓人治療可憐的奴隸,他四肢伏地跪在地上親吻主人的腳尖,卑微得像一顆匍匐在鞋底下的塵埃。

主人連話也不屑對他說,一腳把他踹倒在地,踐踏他的頭顱,讓他的吻落在骯髒的泥土上。

他的視野變得模糊不清,尖銳的耳鳴充斥著耳蝸,他覺得自己即將死去,卻只感覺到麻木。

突然,施加在頭上的力度倏地一輕,一道悅耳的聲音說:「放開他。」

他艱難地抬頭,那個人逆著光,金色的頭髮與陽光融在一起,剎那間彷若透明。

——太陽神在我們身上刻下愛的痕跡。

「你有一雙漂亮的眼睛。」那人輕輕嘆息。「廣闊得像能裝下整片天空。」

他凝視著從天而降的神祇,蒼白的唇說不出任何言語。

「跟我走吧,你以後就叫藍天。」

金髮的神祗帶走了他,將他安置於華麗的宮殿裡,給他乾淨的衣裳和可口的食物。

高高在上的神祇詢問他的身世,他如實地把一切告訴了對方。

「……那是我的錯,我生為這個國家的王,卻沒有想過奴隸的生活,也沒有善待你們……」那人蹙起眉頭,讓自己想伸手撫平他的哀愁。

「我會讓人治療你的好友,你以後就跟在我身邊吧。」仁慈的君王說。「我會拯救你們,這是我對你和你的族人的承諾。」

 

自此,藍天成為了國王最忠誠的僕人,同時亦見證著王實踐對自己的承諾。

他解放了國土內所有的奴隸,給予他們公民的身分和權力,讓他們可以自由生活並獲取工作所得的酬勞。

他侍奉的人是世上最偉大的王,藍天為此感到自豪。

一切都完美無瑕,直到一個雅辛托斯族人的死刑的來臨。

接受死刑的人正是他的兒時好友。

他請求王饒恕好友的罪過,但公正的君王拒絕了他,因為那人犯的是殺人罪。

他無法相信自己的好友會殺人,於是自己私下調查,才發現原來所有的美好只是虛幻的假象。

在國王解放奴隸後,有一部分人選擇陽奉陰違,把奴隸私囚在暗處繼續奴役,剩下的人則被迫放棄自己的財產,將奴隸們趕出家門。

但是沒有人願意僱用他們,在人民的眼中,奴隸永遠是奴隸,哪怕他們的名字被寫在公民冊上,仍然掩蓋不了他們低賤的血脈。

雅辛托斯族人徹底變成了無法見光的老鼠,他們無法工作養活自己,甚至無法當奴隸來換取生存,只能去偷或搶。

他的好友就是在入室偷竊時被屋主發現了,情急之下殺了人……

 

行刑的時候,他跟其他雅辛托斯族人一起躲在暗巷裡待著。

他看著好友被押在人群中間,滿佈風霜的臉不復少年時的美麗,一雙滄桑的眼睛,讓人完全看不出他其實還不到三十歲。

他低著頭,默默地等待生命的結束,周圍的人對著他指指點點,催促著好戲快點開始。

他突然抬起頭,盯著那些人,用沙啞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唱道:

「美麗的雅辛托斯啊……你流下鮮紅的血……

太陽在你的靈魂刻下烙印……大地擁抱你腐朽的身軀……

美麗的雅辛托斯啊……你終將自……」

咔嚓。

歌謠還未完結,歌聲已經斷了。

一個頭顱落在地上,狼狽地滾了幾圈。

群眾大聲歡呼、拍掌。

「我們族人的血……還流得不夠多嗎?」他看著其他人同樣通紅的眼眶,咬牙切齒道。

「我們沒有家、沒有財產、沒有尊嚴……我們在敵人的土地上苛延殘喘的活著!」

「可我們明明是雅辛托斯的後裔!」

「我們的靈魂上有太陽神刻下的烙印!」

一些族人已經忍不住失聲通哭起來。

「我們已經忘記了嗎?源自血脈的驕傲。」

「不!我們永遠記得——我們是美麗的雅辛托斯的後裔,我們的血裡留著太陽神的烙印!」

「反抗的時刻到了!讓雅辛托斯得到真正的自由!」

淚水逐漸模糊了他的視野,他卻覺得自己從沒有看得如此清楚過。

高貴的太陽神內疚地為雅辛托斯刻上愛的痕跡,卻沒有從西風神手中保護好雅辛托斯,也沒有使他重新活過來。

雅辛托斯族的自由,必須由他們自己爭取。

親愛的陛下到最後都不知道,自己其實是死於最信任的僕人的慢性毒藥下。

但是他並不後悔。

 

月王——歷史上首位解放奴隸的統治者,月桂王朝的最後一任君王。

雅辛托斯大帝——創造了史上最龐大的帝國,雅辛托斯帝國的締造者。

 

二月六日,藍風信子。

花語──生命。
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