難眠

《上帝的花園》15

十五、

 

「在陛下死後,萊佛士亞隱忍潛伏多年,最終成功用淬毒的匕首刺殺了我。」

「他大概是打算跟我同歸於盡,得手後都沒有廢心思逃走,只是對我說:『很遺憾不能用一模一樣的方法殺了你,並毀了你的國家。』」

藍眼睛的帝王自嘲地笑了,眼神卻流露出一絲溫柔:「他絕對不會想到,即使我死了帝國也不會陷入混亂,因為我早已安排好一切……打算去陪他了。」

我不禁對眼前的男人佩服起來了,無論是他為了族人而弒君的決心,還是他在成為一國之主後仍甘願當一名僕人的忠誠。

「或者我跟萊佛士亞還是有一個共通點的……我們都希望他保持原本的模樣。」

「好了,我們走吧。」他笑著說。「讓我帶領你去拜訪下一位偉大的王。」

 

「歷史上偉大的君主有許多位,但他們並非全都友善可親。」他帶我來到一道長長的白色階梯下。「接下來這位陛下是我見過最友善的其中一位。」

我們沿著樓梯拾級而上,純白的階梯彷彿沒有盡頭,一直延伸至天際。

「……已經走了很久了……還沒有到嗎……我們不能拜訪別的王嗎?」我不禁抱怨道。

「所有想到王座去的人都必須經過這道階梯,即使是我們將要拜訪的王也不例外。」帝王回答道。「而且我們已經走得那麼遠了,難道要中途折返嗎?」

我回頭一看,才發現我們已經離地面很遠了,在這個距離,地上的景物彷彿都變成了海上的浪花,多不勝數卻微不足道。

我忽然從恐懼中獲得無限勇氣,堅定地說:「我們繼續走吧。」

終於,漫長的階梯到了盡頭。尊貴的君王端坐在王座上,暗紅色的裙擺拖在雪白的梯級上,猶如鮮血。姣好的唇瓣輕輕親吻手中的花蕾,兩者皆是與禮服同樣的顏色。

「女王陛下,這是一位來自遠方的客人。」雅辛托斯大帝為我引介。「這位是紅櫻女王陛下。」

「上前來吧。」女王陛下說。

我順從地走上前去,停在絳紅的裙擺前,她平靜地俯視著我。

她有一雙哀傷的眼睛。

 

女人就像花。

有些被人用心培養、細心修剪,放在花瓶或庭園內裝飾;有些則生長在野外,肆意綻放她們的美麗。

但無論是甚麼花,都渴望被人欣賞。

愛慕,就是她們的生命之源。

如果每個女人都是一朵花,那麼紅櫻女王必定是當中最昂貴的一朵。

她是國王從小定下的未婚妻,並且自己也擁有王室血統,她是親王的女兒,未來的王后。

一個合格的王后永遠優雅、得體,並且美麗。

「記住自己的身分,你的一言一行,一舉手一投足,都代表了你的丈夫、你的國家。」

在十八歲那年,她終於如願以償地嫁給了國王。

一個完美的王后。

除了她的丈夫不愛她。

 

國王愛的是一名青年畫家。

他容貌普通,家境貧困,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,畫作亦不受歡迎,而且還是個不能繁殖後代的男人。

他一無所有,唯一勝過她之處就是他擁有國王的愛情。

僅僅是這一點便足以讓她輸得一敗塗地。

她曾偷看過他們兩人在宮廷花園裡幽會的情景……青年專注地在畫紙上繪畫,而國王則默契地坐在他身旁靜靜欣賞。待畫作完成了,兩人相視而笑,國王自然地執起青年的手放在唇邊溫柔地親吻,毫不在意沾在上面的顏料。

午後的陽光柔和地灑落在他們身上,勾勒出幸福的輪廓,而她獨自躲在走廊的陰影處,彷彿自己才是那個渴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的可憐蟲。

也許她的確是。

那只不過是個情人罷了,她這樣告訴自己。

這個世上有魅力的男男女女不知凡幾,但她的丈夫只能有一個妻子,這個國家亦只能有一個王后。

記住自己的身分,一個王后永遠優雅、得體,並且美麗。

容忍,裝作視而不見,才能維持你脆弱不堪的尊嚴與虛假的愛情。

 

可是七年轉瞬即逝,國王的畫家情人依然受盡寵愛,但貴族臣子間卻已經在流傳王后不孕的傳言。

她的丈夫對此心知肚明,卻選擇不聞不問。

趁國王不在的一天,王后首次踏入陽光下萬分美好的宮廷花園,如同一頭野獸闖進人類的領域,只為了捍衛自己生存的權利。

「離開我的丈夫吧,你一無所有,又能帶給他甚麼?」她高傲地抬頭,試圖用傲慢掩飾自己的弱勢。

可惜青年不為所動,他自信地微笑:「我可以帶給他快樂,再無其他。」

就像一直以來一樣,他總是對的。

被愛的人永遠是勝利者。

狼狽地從花園裡離開後,王后便碰上了剛剛歸來的丈夫。

憤怒的國王質問他的妻子:「我警告過你,不要動他!」

「您總是這樣……您眼裡還有我這個妻子嗎?已經七年了!我一直在忍受……」

「我愛的是他,只有他。」男人毫不留情地打斷道。「我只是需要娶一名王后,若不是你,也可以是別的女人。」

她忍了又忍,最終還是禁不住讓眼淚流下來,劃花了她漂亮的妝容。

「我將我最好的年華、我的忠誠和愛情都獻給了您……」

「我從未如此要求過。」他冷酷地回答,轉身離她而去。

 

後來又過了三年,王后已經二十八歲了,她依然優雅、得體,並且美麗,卻不再年輕如昔。

同樣地,國王的男性情人也一樣。

瘦弱的畫家身體一向不好,最近更是經常病倒在床上。

「我要跟他一起離開。」國王蒼白的臉流露出深重的疲憊與一絲隱約的絕望。「他的時間不多了……他說過他的夢想是走遍世界到處寫生,我想跟他一起實現這個夢想……」

「可您是國王啊,陛下!這個國家可以失去一個微不足道的畫家,卻不能沒有一個王。」

「為了他,我願意放棄一切,包括國王的權勢和地位。」君王深情地說。

「偉大旳愛情……」她諷刺道。「它蒙蔽了您的雙眼,讓您看不清自己的責任。」

男人再也沒有回應,而是決絕地轉身離去,一如這些年來他所做的。

三天後,國王用假死騙過了眾人,與情人一起離開了他的國家。

被蒙在鼓裡的群臣為君主的死訊而驚慌失措、爭吵不休,因為國王和王后沒有孩子,王位沒有繼承人。

在一片混亂吵鬧之中,「咯咯、咯咯」有規律的聲響唐突地插入其中,王后踩著高跟鞋優雅地步進大殿。群臣紛紛安靜下來,注視著走到王座上的王后。

她穿著紅色的長裙,不是如烈火般的鮮紅,而是像她沒能流出的血一樣的暗紅。

「我來當這個國家的王。」她堅定地宣佈,眼神自信而無畏。「別忘了我也擁有王室血統,我是親王的女兒,過去的王后。」

「我就是你們現在及未來的王。」

 

如果每個女人都是一朵花……

紅櫻草是一種可悲的花,它在寒冷的早春開花,而且永遠不會結果。

它象徵尚未出嫁便已經死亡的處女。

 

二月十一日,紅櫻草。

花語──悲哀。


评论

热度(1)